• Tag:记事
  • 数字游牧计划的帮助下,我终于有了自己独立的域名transgressionism.org(这个……还不算太很长吧)。农奴(也有一说是性奴)第一次翻身做了主人。此刻,我多么想用才旦卓玛老人,那浸染着后殖民色彩和前比约克风格的汉民族唱法,面朝腥臭的珠江吼上几嗓子:背景滴金山上膀胱照四方……啊啊巴扎嘿(读本科时一位大哥的经典改编)。

    在blogbus上经营了一年半。其实,对于我这样的菜鸟来讲,blogbus的用户体验还是不错的。新站采用wordpress的方式构建,还有很多玩意有待我去慢慢熟悉和开发。这个博客上的好友链接,也会一点一点挪过去(走到哪儿都捎着、想着你们,把我自己感动死了)。只是等到全部完工,以我众所周知的龟速,尚需时日。

    在此要特别感谢isaac(就是赫赫有名的毛主席)和ooof两位大侠。多得二位的引荐和帮助,为我这个理科白痴开启了数字化游牧的新纪元(想想人是怎么变成猿的吧……)

    也感谢blogbus,在这儿那么长时间,只有一篇文章被屏蔽,(就是我写江艺平老师那篇,后来做了技术处理,我还是再发了一次)。相比豆瓣给我的失望,大巴算是温和的。

    从今天开始,这里就停止更新了,流言蜚语功能也都关闭了。欢迎大家到新站作客。

    再谢谢。

    附历史资料:翻身的才旦卓玛和毛主席在一起(主席我在您后边儿呐,您这是望哪儿啊?!)


  • Tag:
  • 母亲来广州数日,今天才有空陪她在校园里走走。经过园东路,有大片荷塘开得正旺,好像无数摇曳的绿色经幡。母亲特意提醒说,你看池塘周围,有小小的紫色睡莲;还说自己清晨散步湖边,看见睡莲们迎空怒放。晌午时分,在炎炎烈日下,它们却敛起花苞闭目养神,真是小家子气。在这一点上睡莲是不如荷花的。

    母亲又为我可惜,因为在这美丽的校园里住久了,对这些好景致越发无甚感觉。晨光好时,想必我正缺乏美感地用枕头夹了双耳打呼噜。

    我其实也喜欢看荷花,不过是冬天里那种形容枯槁的残荷。我自幼喜食莲藕,冬天正是采摘莲藕的时节。比之荷花荷叶莲蓬,体态臃肿、浑身雀斑且常年潜水的莲藕,它们是难以跃立于摄影师美图之上的;我们也不会用亭亭玉立这样的词来形容长了半打鼻孔的莲藕。也因为如此,我从小对莲藕生了特殊的感情,对它们的命运感到格外不平,他怜里带有几分自我焦虑。直到今日,看花样游泳比赛,众人从水里托举出游泳队里最美丽女主角,“芙蓉出水”的一刻,我脑子里满是水下那些莲藕妹妹们胡乱摆动以求平衡的肢体。

    幼年时代的原初焦虑,长大后的结果就是生怕自己做了莲藕。看冬天里死相难看的残荷,也许有出于补偿心理的自我安慰在里面罢。

    然而母亲是喜欢看荷花的。为了让我不做莲藕做水面上那朵光鲜的荷花,她自愿为家庭和子女做了一辈子莲藕。

    取出随身带的相机,拍下这些完美的荷花,献给亲爱的兽妈。

    中大东湖  摄影/兽兽

  • Tag:字花
  • 中午吃完饭已近两点,从校外小食店返回时,有大队人马往珠江边的滨江路涌去。红旗飘飘,这是好多年不见的景象。路边的报贩忙着收拾摊位,咖啡店的服务员偷闲跑到门外眺望。那些年轻面庞上满是笑意和自豪。我在迎接奥运火炬的旗帜与人潮中逆流而动,有点不好意思,却又毅然全力地穿越一条裹挟一切的大河。

    18年前,1990年,亚运火炬接力经过我们那座小城市。我所在的小学有着全市出名的鼓号队。在全城迎亚运的热潮中,我们的鼓号队被选定为迎接亚运圣火的方阵之一。记得火炬抵达前晚,所有的小队员被接到市体委招待所集中住宿,凌晨三四点起床,穿戴整齐,似乎还化了点妆。睡眼惺忪的小朋友们在火种到达火车站出口的一刻惊醒。那个风雨飘摇的火车站之夜,好像一个永远挥之不去的镜头,始终留在我的记忆里。

    今天我又想起了18年前的那个夜晚。此刻我并非要抨击同胞们的爱国热情,也无意为自己的“精英心态”辩护。我想说,相对于凌晨时分被叫醒,睡眼惺忪迎接圣火大驾的那个小学生的我,现在的年轻人,他们以一种自然而轻松的方式,表达自己特定的情绪,这无论如何都是一种进步。 而且我清楚地知道,无论这穿城越池的火把一路经历了多少艰险,遇到了多少异议表达的场合,很多时候,所谓的爱中国,我们所竭力维护的“中国”二字,对于每个人而言,可能有着截然不同的含义。

    有人说我爱中国,可能话脱口而出的一刻,他想说,我爱一个我辈立志为之奋斗的中国,因为我的家在那里,我想念家里的父亲母亲,想念我的青春韶华。

    有人说我爱中国,可能话脱口而出的一刻,他想说,我爱一个我辈为之流血牺牲的中国,我有爱人或同学死在凌晨时分的广场上。我有权利回国,我也有权利爱国。

    有人爱文化中国,有人爱小说中国,有人爱美食中国,也有人爱那个天空湛蓝的雪域中国。

    因此,我们每个人爱的是一个千差万别的“中国”,与自己有限的生活经验相关的那一部分“中国”。同理,世界上也有许多人不喜欢中国,他们不喜欢与我们喜欢的,很多时候可能并非总是同一个中国。

    在湍急的人流中,我看见下渡村那些平日靠收房租度日的阿婆们,她们一字排开,把红红白白的国旗、奥运小旗,一束束扎好落齐,三块钱一支,今天又可以挣不少。她们终其一生可能都无法沾上伟大祖国的荣光。然而,这个有着千年文明的三角洲上,她们寻常而安逸的生活,穿越时代,勾勒出绝大多数普通中国人的生命正史。这是一个我无论走到哪里都心之所向的中国,一个寻常人的中国。

  • Tag:游走
  • Helsinki, Finland 摄影/兽兽

    (累了,先上一张照片,然后喝杯热乎乎的牛奶去睡觉,明天醒来再跟你们说说我跟一位尼泊尔女孩逛赫尔辛基的故事)

  • Tag:记事

  • 明天去瑞典,三周后回来。 我会想念你们,我亲爱的朋友们。

    跟你们一起聊天、吃饭、打闹……那种美妙的感觉,就好像毛绒公仔贴近面庞的一刻。

    (2007年11月6日,摄于台大一间窗外树木青葱的教授工作室)

  • Tag:游走
  •  

     

    从台北回广州两天了,赶完了两份稿子,总算可以坐下来,回味七天的台北之旅。首先要感谢两位“地陪”,你们的情谊让我不胜感激。

    明天开始每天一篇,这里先卖个广告。;)

  • Tag:记事


  • Calligraphy/兽兽
  • Tag:字花
  •  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瘦瘦的小孩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从四十年前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张发黄的旧照片里走来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走在水面上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心中有粼粼波光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看见自己的倒影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时欢笑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时垂泪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水中的小孩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何有萤火虫作伴?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瘦小孩抬头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来满天都是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爱他的星星    

     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H. T. 2007

  • Tag:记事
  • 昨天和今天陆续把mblogger上的文章搬到blogbus。翻看过去的文字,感觉阵阵恶心,不知当初哪里来的矫柔造作,那种表达的过度(excess)也让我面红耳燥。一个初步分析,可能是源自对自我的不切实际的知识分子想象,这种想象与知识储备、人生经验的不足形成了一道裂缝,让语言和表达也变得捉襟见肘。好在,我是虔诚而用心地写出了这些矫柔造作的文字。

    我的老师曾经批评过这样的表达,不过她也说道,这需要人生阅历的积累,要遭遇过许多人和事,要跟不同的作者、作品,或者谈话对手的语言切磋,才能慢慢体会什么是好的、平易的表达。不过万幸的是,她现在对我的表达满意多了。

    朋于说不厌少作,也只好如此安慰自己...